當主從的關係趨近於主僕間的尊卑後,

不得逾越的上下層級,

便是一條恪守分際的鴻溝。

讓原以為謙虛是美德,

錯愕的演繹成唯諾的卑微。

 

當真相與假象觥籌交錯,

面容便在渾圓的玻璃酒杯之後,

凸透成誇張的笑臉。

我該舉杯同慶,還是該低頭不語?

亦或是砸碎酒杯,換一個清醒的轉身?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婉 的頭像

在時間的河畔,請慢

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