賽事落幕了,我還在征戰

人去樓空了,我還沒走

逢人就便說,那一場的繁華與榮耀

機巧詭辯的交鋒,演繹一段實力的拚搏

 

即便再留戀,過度的咀嚼也會乏味

即便再驕傲,光環會因時間而褪色

成為上一秒,就已是曾經

任憑誰會記得,都已過去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婉 的頭像

在時間的河畔,請慢

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